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郑州市金水区政府滥用职权串通多名法官徇私舞弊
2019-05-16 01:28:19 来源:作者: 浏览:412 评论:0
  举报信
  ——郑州市金水区政府滥用职权干扰司法串通多名法官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侵吞我合法房产。
  我叫郭建军(又名郭占军),男,汉族,党员,1971年11月12日出生,住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办事处黑庄47号,身份证号:410112197111124110,手机号:13526799117。
  我实名举报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政府以郑州市金水区黑朱庄城中村改造项目为名, 官商勾结非法倒卖全村集体土地和村民宅基地,建商品房出售。牟取暴利,强取毫夺与民争利[且该土地至今未经省、市人民政府或国土自然主管部门审批,属违章建筑。有2019年4日28日河南省自然资源厅(2019)273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为证] 。并非法拆除我组村民的合法房产。为了逃避赔偿责任,又以占用军用铁路为借口,非法霸占我组村民:彭全民、曹红卫、彭德保、彭二狗、刘敏、曹军强、彭金保、朱全喜、秦伟等十家壹万两仟多平方米合法房产(价值约贰亿肆仟多万元)私分(有2007年群众集体上访材料为证),特别是我郭建军家有房产证的,也按违章建筑处理,隐藏我家的《集体土地使用证》,非法炮制《拆迁补偿协议书》,霸占我的合法房产,并串通多名法官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贪污﹑受贿、索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故意人为制造冤、假、错案。且滥用职权、官官相护、结党营私拒不执行上级信访交办函,并捏造事实、多次隐瞒、谎报、缓报虚假信访材料,并冒充我签名、按指印。因金水区政府干扰司法、暗箱操作、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的违法犯罪行为,致使我打官司一直败诉, 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致使我精神崩溃、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债台高筑, 我父亲郭富昌被活活气死, 我母亲悲痛欲绝头痛、头晕、失眠、做恶梦, 经常住院,长年吃药,我妻子刘敏整日以泪洗面精神失常,给我全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这样一个筒单的案件,经过民事、行政十几个法官都没有审理明白,我打民事官司时,金水区政府勾结金博大律师事务所律师廉建中,并串通多名法官断章取义引用2011年1月21日已废止的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就补偿安置争议提起民事诉讼人民法院应否受理向批复》之规定,多次枉法裁判,驳回了我的合理诉求,公然包庇金区政府的违约行为。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坑害百姓,祸国秧民。我提起行政诉讼时,金水区政府又串通多名法官办关系案、人情案、贪污收贿、索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以超时效为由,驳回原告的诉求,利用司法腐败逃避法律责任和赔偿责任,钻法律的空子,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霸占我的合法房产,故意人为制造冤、假、错案。
  本案是一起官商勾结,政府干涉司法,人为制造的冤、假、错案。
  一、2007年村霸卢心卯以占用军用铁路为名,非法侵吞我组村民合法房产共计壹万两仟多平方米,价值贰亿肆仟多万元,造成群众集体上访事件。
  2003年至2018年,卢心卯在担任黑庄村党支部书记期间滥用职权贪污、侵吞我组村民合法房产拆迁补偿款及过渡费约三亿元。其横行乡里、无法无天、独断专行、破坏选举,以郑州市金水区黑朱庄城中村改造项目为名,暗箱操作、欺压百姓非法拆除我组村民合法房产,为了逃避赔偿责任,又以占用军用铁路为借口,非法霸占我组村民:彭全民、曹红卫、彭德保、彭二狗、刘敏、曹军强、彭金保、朱全喜、秦伟等十几家壹万两仟多平方米合法房产(价值约贰亿肆仟多万元)私分,牟取暴利,按违章建筑只补偿350㎡,跟卢心卯关系好的村民就按全额补偿,比如村民芦新春、芦东林、秦保国、秦勇、刘张记、刘文亮等都是按全额补偿的,群众上访告状,卢心卯便派人拦截威胁、恐吓举报人。卢心卯是典型的村霸,群众敢怒而不敢言。
  2007年11月份,金水区政府对燕庄村黑朱庄城中村进行整体拆迁改造,我们的房屋在拆迁改造工程项目范围内。
  2007年10月29日郑州市金水区政府成立的黑朱庄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指挥部发出《通告》,安置补偿办法为:三层(含三层)以下建筑面积按1:1比例进行产权调换,四层(含四层)以上建筑面积按4.5:1的比例进行产权调换;拆迁面积以2006年12月区政府统一测量建筑面积确定的数值为依据,之后新建、新增的建筑物一律不予补偿、安置。
  2007年11月金水区人民政府对未来路办事处黑朱庄进行了城中村改造,黑庄第一村民组新规划的宅基地没有办理合法、有效的《集体土地使用证》(因为2002年村里准备给新规划的村民集体办证时,祭城乡土管所想敲诈80万元钱,村民不愿意出钱,所以才没有办证。),但是那些村民都得到了实物补偿,其中部分村民名单如下:彭德奎、朱老贵、朱红刚、朱福生、朱东江、彭国军、彭巧枝、朱小云、巴三栓、朱小军、朱红恩、王二锤、田金雷、彭黑妞、彭志斌、彭玉林、彭新领、彭新河、孙书斌、朱保娥、刘建双、任顺潮、小魏、曹军强等。
  二、2007年11份,卢心卯以占用军用铁路为名,非法霸占我组27户村民合法房产共计壹万两仟多平方米:其中,2007年11月7日,霸占我郭建军合法房产1317.26㎡;2007年11月6日,霸占彭全民合法房产945.29㎡;2007年11月7日,霸占彭德保合法房产663.14㎡:2007年11月7日,霸占彭二狗合法房产860.54㎡;2007年11月7日,霸占朱全喜合法房产681.35㎡;2007年11月7日,霸占田金保合法房产264.97㎡;2007年11月6日,霸占秦伟合法房产695.82㎡;2007年11月7日,霸占彭红胜合法房产316.65㎡;2007年11月7日,霸占彭红亮合法房产316.65㎡;2007年11月7日,霸占曹军强合法房产272.99㎡;2007年11月3日,霸占曹合金合法房产204.96㎡……等,共计价值贰亿肆仟多万元,造成集体上访事件(有2007年12月4日黑庄村委会第一村民组证明、2007年12月21日,国家信访局访转字[2007]8939号《来访事项转送告知单》及2007年群众集体上访材料为证]。我们被骗回来后,金水区政府又上报假材料称我们占用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建私房。并称其他村民组芦新春、芦东林、秦保国、秦勇、刘张记、刘文亮等村民建造房屋用地均属自家宅基地,有相关部门发放的土地证,指挥部依照拆迁政策予以实物安置。但是,我郭建军家的情况跟本村卢新春、卢东林等六户村民一样, 而拆迁指挥部却没有按规定公平对待我,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
  我们没有占用铁路盖私房,该铁路2000年前已废弃。
  (一)2002年,村里统一规划宅基地,换证时穿越黑朱庄村中的军用铁路早在2000年前已经废弃,铁路占用的土地归黑朱庄集体使用,属于黑朱庄集体土地,本村村民芦新春、芦东林、秦保国、秦勇、刘张记、刘文亮等所建的房屋也在原铁路上,拆迁项目指挥部都给予了他们实物补偿(有2010年8月18日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燕庄村委会黑庄第一村民组证明为证)。
  (二)1998年该军用机场铁路已整体搬迁、重建[有1998年12日13日国务院关于郑州市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函(1998)109号国务院批复函为证]。它的地盘被规划为郑东新区的一部分,且现在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和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都是原军用机场的地盘,该铁路是军用机场专用的,主要是给军用机场运送航空然料的,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三)郑州东郊机场,原为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军民合用机场,位于郑州市东北郊的黑庄和祭城之间,距离市中心6公里,占地面积6000多亩,该机场始建于1942年,是国民党遗留下来的,后被日本人侵占,日本人投降后,解放初,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1950年,工农子弟兵挥臂铲平连绵起伏的沙丘,扩建了国民党留下的破旧不堪的郑州机场,并于1956年8月1日正式开航营运,1989年2月2日郑州市机场获得国务院正式批准对外开放成为国内航空干线的重要枢纽之一。为适应城市发展,1997年8月起民航全部迁往新建成的郑州国际机场。2000年开始随着郑东新区的规划与建设,军用设施已逐步迁出,机场设施也已经拆除,原跑道及停机坪的位置已经成为建设中心的CBD核心地区。郑东新区(CBD)是我国河南省郑州市规划建设中的一个城市新区, 截至2013年底, 建城区100平方公里左右, 人口103万。2000年6月28日, 时任河南省省长的李克强在郑州市调研时指出:一定要增强郑州中心城市功能, 加快全省城市化进程,三个月后, 他提出要加快开发郑东新区, 以进一步扩大城市框架, 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当时107国道以东的郑州军用机场搬迁重建。2001年8月郑东新区开始对外征集方案。2002年12月,在世界建筑师联盟年会上, 郑东新区概念规划荣获中国“城市规划设计杰出奖”。 郑东新区开发建设作为河南省加快城市化进程的龙头项目, 已被河南省政府作为重点工程列入日常工作。经过十年的发展, 在郑州6区5市1县以及3个派出机构中, 郑东新区的总人口目前仅次于金水区, 成为百万人口城区。由此证明2000年前该军用机场、铁路已被整体拆除搬迁、重建,而村霸卢心卯等陷害我们占用军用铁路建房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三、金水区政府为了逃避赔偿责任,恶意串通,隐藏我的《集体土地使用证》,非法炮制霸王协议。
  2006年12月3日,经金水区政府实测我的总建筑面积为1410.86㎡,依据政策折实为852.38㎡。依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之规定:“拆迁补偿方式可以实行货币补偿,也可以实行房屋产权调换。”金水区政府负有对我实行安置补偿的义务。可是,金水区政府为了逃避赔偿责任, 串通村委会隐藏了我家的《集体土地使用证》,并拒绝调阅土地审批资料存根,后又以此为由按无证处理,不承认我家的1410.86㎡合法房产,在没有给我进行足额安置补偿的情况下,非法拆除了我唯一赖以生存的1410.86㎡合法房产,既未给我货币补偿,又未给我房产置换。为了阻止我上访,金水区政府仅给我区区93.6㎡房屋居住,还称是照顾我的。我不予认可,拆迁指挥部的总指挥长弓章宝当众向我们承诺:“如果将来能找到土地使用证,就按《通告》规定的统一标准给予全额补偿。”并在《协议书》第八条中体现,因轻信政府诺言,我才先与他们签订了《金水区黑朱庄村中村改造项目村民住宅拆迁补偿协议书》,以下简称《拆迁补偿协议书》。
  该协议显失公证,存在欺诈,且不是我真实意思表示,而是金水区政府与拆迁安置指挥部恶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而订立的霸王协议。
  该《协议书》签订后,我多次要求拆迁指挥部调阅土地审批资料存根,更正协议,遭到拒绝。为此,我先后向各级政府部门反映情况,但他们都相互推诿不处理。
  无奈,我到国家信访局申诉,国家信访局受理了此案,并批转河南省信访局处理,当时拆迁办负责人卢心卯派人到北京信访局接我回来时承诺:“回去马上更正,保证补偿。”但回来后一直不予更正补偿,并威胁说再去北京信访就收拾我,可见气焰是多么嚣张。
  2011年10月17日,我终于在郑州市金水区土地局档案馆找到了由金水区政府颁发的“地籍调查确权证处理决定”, 拆迁指挥部才给了我一份《集体土地使用证》复印件(原件被他们隐藏或毁灭了),于是我就要求其更正《拆迁补偿协议书》,按《通告》规定的统一补偿标准给予补偿,遭到拒绝,发生纠纷。金水区政府违约不守信用,不履行承诺,违反了《农村住宅拆迁补偿协议书》第八条约定:“其他未尽事宜,另行研究确定。”并于2016年6月15日正式向我表示拒付,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仅过渡费就高达1446096元。金水区政府拆迁指挥部指挥长弓章宝不但违约耍赖不赔偿,还称我家的房产属占用军事铁路红线的违章建筑,有房产证也没用,我要求弓章宝拿出证据,他说:“不需要证据,我的话就是证据,你爱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你告到联合国都没用。”
  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2019年3月27日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才给我提供的一份2008年3月19日制作的没有编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复印件。
  金水区政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拒不执行2007年12月21日,国家信访局批转河南省信访局处理的《来访事项转送告知单》,并于2008年3月19日捏造事实隐瞒、谎报、缓报虚假信访材料,陷害我占铁路,并同意“按违章建筑处理按每平方米350元给予货币补偿,并《在住宅补偿协议书》上签字。”甚至还冒充我签名、按指印,并扣押我的2008年3月19日《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十多年。
  2007年12月份,我们被骗回来后, 金水区政府又上报假材料称我们占用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建私房。并称其他村民组芦新春、芦东林、秦保国、秦勇、刘张记、刘文亮等村民建造房屋用地均属自家宅基地,有相关部门发放的土地证,指挥部依照拆迁政策予以实物安置[有彭德保持有的2010年8月2日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制作的没有编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为证],但是,我郭建军家的情况跟本村卢新春、卢东林等六户村民一样, 而拆迁指挥部却没有按规定公平对待我,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至今未给我送达2008年3月19日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制作的没有编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经10多年诉讼奔波败诉后,我不服气再次去郑州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讨说法。2019年3月27日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才给我提供了一份2008年3月19日制作的没有编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复印件。我已于2019年4月1日向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申请笔迹、指纹鉴定。
  五、2019年4月28日河南省自然资源厅作出(2019)273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
  2019年4月2日,我向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政府申请复查,并依法追究金水区未来路街道办事处拒不执行2007年12月21日,国家信访局批转河南省信访局处理的《来访事项转送告知单》,并于2008年3月19日捏造事实隐瞒、谎报、缓报虚假信访材料,并冒充我签名、按指印的刑事责任。2019年4月12日金水区人民政府作出《信访事项复查不予受理告知书》,失职、渎职不作为。经我调查取证,发现2007年,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政府以郑州市金水区黑朱庄城中村改造项目为名,滥用职权、官商勾结非法倒卖全村集体土地和村民宅基地建商品房出售。牟取暴利,强取毫夺与民争利。该土地至今未经省、市人民政府或国土自然主管部门审批,属违章建筑[有2019年4日28日河南省回然资源厅(2019)273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为证]。且目前该违章违筑还有部分工程正在施工中(有违章建筑物照片为证)。我于2019年4月18日向河南省自然资源厅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根据1998年12月3日国务院关于郑市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函(1998)109号第七条:1、穿越金水区未来路办事处黑朱庄村中的军用铁路废弃后,铁路占用的黑朱庄集体土地归谁使用?2、该铁路占用的黑朱庄集体土地是何时转为国有土地的?”2019年4月28日河南省自然资源厅作出(2019)273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答复如下:“经查,我厅未有涉及你所申请的相关信息,建议你向当地人民政府或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咨询。”
  2019年4月28日我向郑州市人民政府部门咨询,郑州市人民政府称“经查,没有该土地转为国有土地的相关信息,河南省自然资源厅作出的(2019)273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正确。”因金水区政府拒不执行上级的信访交办函,滥用职权、捏造事实多次隐瞒、谎报、缓报虚假信访材料,并冒充我签名、按指印暗箱操作、干扰司法、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的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详情见控告状)。金水区政府的违法犯罪行为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致使我精神崩溃、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家破人亡、官司败诉。金水区政府为了达到自己的非法目的,公然伪造证据,其行为已严重影响了本案的公正判决。
  2007年,我被骗回来后, 金水区政府非但不予更正《拆迁补偿协议》,还继续做假,金水区人民政府、未来路街道办事处、“拆迁补偿指挥部”为了达到侵吞我合法财产的目的不择手段,官商勾结、捏造事实、弄虚作假、颠倒黑白,分别于2016年6月16日、2016年8月29日作出《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以占压铁路为由驳回了我的信访请求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同时还忽悠我称,如不服处理意见,可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
  我认为上述处理意见显失公正:第一, 上述处理意见与事实不符,我没有占用军事铁路建私房,我家跟该军事铁仅仅是老邻居(有1982年3月5日和2002年12月28日金水区政府颁发的土地使用权证为证);第二,,我的土地使用权证系政府核发、房屋产权应受法律保护;第三,该军用铁路1998年已废弃并拆除,2002年3月我的编号为9—5—2—2—78《宗地图》显示北邻空地,2004年我建房时铁路早已不存在,且当时也没有任何执法单位、集体或个人提出异议。2007年11月7日金水区政府与我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书》时也没有提铁路的事。第四,根据农村宅基地使用权规定:一户一宅的原则,政府应该规划给我一处宅基地,且土地使用证系政府核发,地上房屋即便部分逾越铁路红线,后果也不应由我承担;第五,邻居曹军强、曹军伟、田金宝和我家的情况基本一样,却按统一标准得到了全额补偿,其厚此薄彼显失公正。
  鉴于以上事实,我认为金水区政府征用我宅基地,并拆除地上房屋,应当按照《通告》规定的统一标准全额给予补偿,他们罔顾事实拒绝给予补偿,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
  无奈,我于2016年9月5日,向郑州铁路运输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请求:依法判令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政府按实际折算面积852.38㎡足额补偿(已补偿93.6㎡),并支付过渡费1446096元。可是没想到一、二审及再审人民法院无视我真实有效的证据,故意偏袒金水区政府官官相护、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我的合理诉求。实质上就是驳夺了我的诉讼权。
  六、一、二审及再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属于不动产行政征收补偿行政诉讼,依照《行政讼讼法》第46条第二款规定,只要存在正当理由,在20年内均应予以受理,并做出实体裁定,一审以超过2年起诉期限为由驳回我的起诉是错误的。
  (一)、本案属于不动产行政征收补偿行政诉讼,依照《行政讼讼法》第46条第二款规定,只要存在正当理由,在20年内均应予以受理,并做出实体裁定,一审以超过2年为由驳回我的起诉是错误的。
  针对本案的案情诉求内容与事实,全部涉及的是:房屋不动产被具体行政行为渎职侵权和侵占!被侵略霸占!正确的法律适用条文却应该是[最高法《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四十二条规定:“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也同样规定;何况,我们这个案件的特殊、特别的情形,还有第四十三条在后面支持、救济和保障诉权!另外,最高法对于“不动产”的准确概念、法律定义、界定,也有配套的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6条规定:“土地、附着于土地的建筑物及其他定着物、建筑物的固定附属设备为不动产。不动产的所有权、买卖、租赁、抵押、使用等民事关系,均应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
  《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
  《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属于自身的原因耽误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前款规定以外的其他特殊情况耽误起诉期限的,在障碍消除后十日内,可以申请延长期限,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决定。”
  在针对性学习《行政诉讼法》上述三条规定,特别是第四十七条中关于: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规定情形之后;我们觉得真是切中要害! 金水区政府不仅仅是存在两个月内不履行的问题,而是十二年!十二年不履行!十二年拒绝履行!
  1、我于2016年6月16日才从《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知道诉权及起讼期限。金水区政府多次虚构、伪造、虚假捏造、编造伪证,根本没有履行法定告知职责!
  本案不超过起诉期限,因2007年10月29日郑州市金水区黑朱庄城中村改造项目指挥部作出的《通吿》、2007年11月7日金水区政府炮制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均未告知我起诉期限, 我于2016年6月16日才从《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知道诉权及起讼期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诉法] 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1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因此,根据前述事实及法律规定,本案起诉期限应从2016年6月16日起开始计算, 我于2016年9月5日起诉,不超过起诉期限。
  2、面对如此重大的冤、假、错案,我在此期间,从未中断过向金水区政府、郑州市政府、河南河南省政府、河南省人大、国家信访局、河南省信访局、河南省法院、河南省纪委、河南省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各种书面复议申请、书面申诉、书面举报、书面控告,寻找到区长、书记、局长、责任官员等办公室,当面各种问责、催促,信访都有,其时间、间隔频率基本不会超过10天一次,这些事实证据,材料证据堆积起来,可以高达15米以上。
  3、在我长达十二年的依法申请维权的数百上千次的申诉、举报、控告过程中,包括金水区政府在内的各级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各级纪检、各级领导可以说99.9%的概率、范围、和官员都一致不同程度地存在超越或滥用职权,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行为;存在应当作为而不作为的行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或者违反法定程序,侵害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导致我冤错案件遭受二次伤害、重复伤害、反反复复地伤害、甚至是严重祸害的行为事实。
  4、我认为针对这些情形,完全符合、应当适用【新《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
  (二)、本案不超过起诉期限, 我没有及时提起行政诉讼有正当理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属于其自身的原因耽误起诉期限的, 被耽误的时间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本案因金水区干扰司法, 我无数次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不敢立案,不属于我自身的原因而耽误起诉期限的。故本案不超过起诉期限,既使超过起诉期限,责任也应该由金水区政府承担。
  2007年11月8日,我开始多次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申诉,国家信访局受理了此案,并批转河南省信访局处理(有2007年12月21日国家信访局《来访事项转送告知单》为证),当时拆迁办负责人卢心卯派人到北京信访局接原告回来时承诺:“回去马上更正,保证补偿。”但回来后一直不予更正补偿,并威胁说再去北京信访就收拾我,可见气焰是多么嚣张。2007年12月21日,我被骗回来后,于2007年12月28日至2011年8月份期间,200多次向郑州市金水区祭城法庭、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金水区政府干扰司法,法院多次以“我与金水区政府于2007年11月7日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书》,不属于强拆, 所以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为由,拒绝立案,并称“此案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因为我与金水区政府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书》,不属于强拆,所以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我为此事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寻求根本解决问题的途径, 可是,对方却一直不予理睬,不给处理。2011年10月17日, 我终于在金水区土地局档案馆找到了由金水区政府颁发的“地籍调查确权证处理决定”,并花200元复印了一份( 有2011年10月17日郑州市财证局出具的200元发票为证),拆迁指挥部才给了我一份《集体土地使用证》复印件(原件被他们隐藏或毁灭了)。于是我就要求其更正《拆迁补偿协议书》,按《通告》规定的统一补偿标准给予补偿。遭到拒绝,发生纠纷。
  金水区政府不但不予补偿,还继续做假,欺上瞒下,上报假材料,于2012年11月8日作出《金水区黑朱庄城中村拆迁改造项目指挥部关于郭建军夫妇反映问题的核实情况》反馈意见,谎称:“对郭建军房屋给予了93.60平方米的实物安置,郭建军签定了《拆迁补偿协议书》,剩余1317.26平方米,其本人同意按照货币形式进行补偿……应按当时与郭建军所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落实。”此说法完全是借口不予更正补偿的托辞。拆迁指挥部指挥长弓章宝不但违约耍赖不赔偿,还称我家的房产属占用军事铁路红线的违章建筑,有房产证也没用, 我要求弓章宝拿出证据,他说:“不需要证据,我的话就是证据,你爱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你告到联合国都没用。”多年来,金水区政府非但拒不执行上级政府部门的意见,违约耍赖不赔偿,还滥用职权、官商勾结、欺下瞒上、弄虚作假上报假材料,分别于2016年6月16日、2016年8月29日非法制作《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捏造事实陷害我的房屋属占用军事铁路红线的违章建筑。
  该案一、二审法院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索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一审法官王伟、河南省高院法官杨巍、省高院监察局副局长张伟勾结吕君毅、吕君群兄弟俩合伙诈骗我60万元。2016年10日25日,一审开庭结束后,吕君毅让我先预付其60万元,保证帮我打赢这场官司,我当时没有钱(因为此案件我被村民李刚骗了80万元,没有打条,但是有证人,我报警了,此案正在处理中。)就卖了一套房子54万元,凑齐了60万元给吕君毅[系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吕君兰(已故)之弟弟],随后,吕君毅和一审法官王伟商量,准备送给郑州铁路运输局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伟20万元,并送给法官王伟10万元摆平这事,结果败诉了,没给王伟院长送礼。张伟称其跟杨巍关系好,让杨巍审理此案,吕君毅给了张伟30万元。杨巍为了进入该合议庭,又向我索贿10万给领导送礼,结果还是败诉了。我让他们退还这60万元款项,遭到拒绝。
  我不服一、二审判决于2017年12月28日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并提供了新证据及相关案例,可是没想到再审法官阎巍,官越大,胆就越大,无法无天,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助纣为虐,在未经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无视我提供的足以推翻一、二审裁定的新证据及相关案例;且对一、二审多名法官合谋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违法行为只字不提,故意采纳一、二审法院未经审查、质证的伪证,继续枉法裁判,驳回了我的再审请求,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我不服该裁定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网上信访大厅提交控告申诉材料, 最高人民检察院回复让原告向“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服务中心申请监督”。
  综上所述,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政府以郑州市金水区黑朱庄城中村改造项目为名,滥用职权、官商勾结非法倒卖全村集体土地和村民宅基地建商品房出售。牟取暴利,强取毫夺与民争利。为了逃避赔偿责任,又以占用军用铁路为借口,非法霸占村民合法房产。且拒不执行上级的信访交办函, 滥用职权、捏造事实多次隐瞒、谎报、缓报虚假信访材料,并冒充我签名、按指印, 指印,非法扣押我的2008年3月19日《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十多年。并串通多名法官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贪污﹑受贿、索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故意人为制造冤、假、错案, 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
  卢心卯、弓章宝、魏东等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行为,致使十几个家庭倾家荡产、流离失所、多人死亡及30多名群众不同程度经神失常,这些群众盖房的钱都是几代人的劳动成果和向亲友们借来的。魏东等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给受害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身体精神伤害,还影响了当地的房地产市场和经济发展秩序, 以及政府部门的公信力, 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和危害后果
  魏东、卢心卯、弓章宝等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行为性质特别严重, 情节特别恶劣,已构成了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伪造证据罪、贪污罪、渎职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应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请求上级领导为名作主, 查明事实真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4条、第306条、第382条、第397条、第399条之规定,依法追究魏东、弓章宝、卢心卯等违法违纪、滥用职权、干扰司法、失职、渎职、徇私枉法、伪造证据、弄虚作假,并冒充我签名、按指印、隐瞒、谎报、缓报虚假材料的法律责任,开除公职、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惩处,并依法拆除违章建筑物,还我们土地房产, 并支持我的诉讼请求,依照拆迁政策给予我实物安置补偿。

  
  
  

  

  

  

  

  

  

  

  

  

  

  

  

  

  

  

  
文章上传:新闻号
文章纠错:(9:00--17:30)纠错交流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闻首发网>> 郑州市金水区政府滥用职权串通多名法官徇私舞弊
本站声明:
  本网未注明【新闻首发网讯】的作品,非本站原创,系由网友自助上传或转载、采编于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和看法,一切责任由发布者承担,与本站无关!转载本网作品应在法律准许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公平正义网”。违反本网规定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浏览发现文章有虚假、侵权、需纠错的请在工作时间内点击“文章纠错”旁的在线客服沟通纠错,其余时间没有客服在线,纠错请发邮件给客服,谢谢支持和理解!
本文标题:郑州市金水区政府滥用职权串通多名法官徇私舞弊
】【 打印 繁体】【投稿】 【 收藏】 【 推荐】【 举报】【 评论】 【 关闭】 【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三星手机因用APP软件骚扰用户被告.. 下一篇上海首次对非道路移动机械管控,..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