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河南平顶山郏县:恶霸公然抢劫多辆车警方死活不立案(转载)
2019-05-16 01:33:14 来源:作者: 浏览:156 评论:0
  正常运营的客运大巴车,在过境河南平顶山郏县时,被当地恶霸曹克强为首的匪徒公然拦截继而悍然抢走,而郏县警方竟以客运车辆被抢不属于他们的管理职权范围为由,拒绝立案。此事经《法律与生活》杂志等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但郏县公安局依然对受害人的报案置之不理。据投诉人介绍:“以曹克强为首的黑恶势力与当地警方相互勾结,为达到霸郏县的公路客运市场的目的,采取殴、威胁等手段,抢走多辆汽车及现金手机等,而郏县公安局对受害人的报案,均不予立案……而曹克强却扬言:郏县乃至平顶山的政 法系统好些领导都是他的后台,‘县官不如现管’,连新任市委书记周斌、市长张雷明也奈何不了他们……”

  “警 察充当保护伞 恶霸曹克强带人抢车没人管”
  2017年1月7日上午9时许,张世强与司机驾驶手续齐全的宇通大巴(车牌号:豫CD3958),由洛阳向温州行进,当车辆行驶至郏县凤翔大道与经三路口西100米处时,被四辆车堵住了去路(四辆车的车牌号分别为豫KA0182、豫DR5555、苏E2JIO1、豫KEN769)。
  “以当地具有黑恶势力背景的曹克强为首的10多人,以车辆不能路过此地为由,阻止车辆正常通行并无理纠缠3个小时后,将我和司机宋新营拉到车底下,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为防止发生意外,我只好将车门锁住,并拨打110报警。”据公然被劫走且至今失联的客运大巴车车主张世强介绍,警 察赶到现场后,发现是“老熟人”曹克强,便以这个事情不属于他们的管理职权范围为由,匆匆离开了现场。
  “当天上午11时20分左右,曹克强等人不顾我们的劝阻,强行撬开车门,将车客运大巴强行开走。”张世强说,车被劫匪抢走后,他再次拨打了110报警。郏县城关派出所警 察到现场,经简单了解情况后,仍以营运班车不属于其管理职权范围为由,离开了现场。
  随后,张世强找到郏县运管局,郏县运管局了解情况后告诉他们:“你们是手续齐全的运营班车,任何机关和个人都没有权力扣车,这种情况依法已经构成抢劫,应向公安机关报案。”张世强到郏县公安局刑 警队报案,民警却表示这种情况属于双方的经济纠纷,不归他们管,应该到法院起诉。“可是,当我到法院后法官们都笑了。”张世强说:“法官告诉我,你与曹克强没有一毛钱经济往来,何来经济纠纷,并说此种情况已经构成抢劫犯罪,应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2017年4月10日,张世强再次来到郏县公安局刑 警队报案,接待民警让他们再次拨打110报警,可是110接线员却说他们之前已经两次通过110报案,已记录在案,并让他们自己去找被抢的车辆。
  4月13日,张世强通过有关领导联系了郏县公安局局长王遂法,将案情向他进行了汇报,并把报案材料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了他。王局长表示,了解情况后,会秉公处理。可后来郏县公安局却不予立案,并下发《郏县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
  光天化日之下,曹克强他们抢走张世强价值上百万的大巴车,而且,因停运已给张世强方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50多万元,但郏县公安就是推诿扯皮不予立案查办。在郏县,有如此遭遇的不止张世强一个!刘全根人被曹克强殴打,车被抢走,警方不予立案,他背井离乡去外地谋生;张某某两次被曹克强殴打,两辆车和手机被抢走,报警没人管,只好自己出钱把车赎回;赵自宪4次被曹克强带人殴打,车辆被抢,本人还遭曹克强非法拘禁5个小时;付新友已经六七十岁了,曹克强照打不误,把他的大牙都打掉了……
  刘全根:车被抢 报案五年公安不立案
  2012年4月12日,刘全根正在郏县东环路修理车辆时,被曹克强带人围住。他们对刘全根进行辱骂,强行卸下车上的价值二、三千元的电瓶,并将车抢走。
  2012年4月14日下午6点多,刘全根驾驶手续齐全的汽车行驶到郏县南环路时,曹克强带人驾驶汽车将他的别停在路边。“曹克强命令手下把我从车上拽下来,对我拳打脚踢,并将我的车辆抢走,当时车上有5000多元现金,以及两部手机。”刘全根介绍,他报警后,被警 察带到县公安局刑 警队,并做了笔录。
  随后,刘全根在郏县第二医院进行治疗。“住院期间,我老婆到公安局刑 警队了解相关情况,被一名穿便装的大个子掐住了脖子,并威胁要弄死我老婆,我老婆被吓得尿了裤子,至今不好。”刘全根说,直到今天,郏县公安局也没有对曹克强的犯罪事实立案侦查。
  张某某:两次被打两辆车被抢 报案没人管
  2017年正月初九晚8点多。张某某拉了几个人到郏县医院,遭到曹克强一伙人的殴打。“曹克强及其手下对我进行殴打,并抢走了我的华为手机。”张某某说,曹克强等人还强行开走了他的面包车。
  张某某及时到郏县公安局刑 警队报案。但却迟迟没有结果。
  “你不是报案吗?在郏县,就算我曹克强把你弄死,也不会有警 察敢管的……”张某某说,正月十七,曹克强等人在郏县茨芭乡又截住了张某某,对他进行殴打。
  “曹克强一伙人把我塞进车里,往茨芭乡方向开了一二公里,然后把我扔在了路边。”张某某介绍,这次曹克强一伙又抢走了他的汽车。
  张某某再次报案,可公安局还是不管。“没有办法,我只好自己出了2000多块钱,托人把车弄回来。”张某某说。
  赵自宪:四次被打 还被非法拘禁五个多小时
  赵自宪4次被曹克强他们殴打,还有1次被他们限制人身自由长达5个小时。
  2016年2月,赵自宪驾车行驶到宁洛高速宝丰口时,被曹克强带领的10来人截住。曹克强高喊了一声‘打!’,“他们就拿着棍棒、刀具等凶器对我进行殴打。”赵自宪说,他们打人后,驾车迅速逃离现场。
  2016年10月,赵自宪驾车在洛宁高速小屯路口被曹克强带领20多人截住。“曹克强指使手下,再次对我进行殴打。”赵自宪说,同车随行人员王彩召闻讯赶到,用手机录像取证。曹克强上来就抢走了手机,并将录像删除。
  随后,曹克强等人将赵自宪的运营车辆抢走。“报警后,警方不管。后来,托人花了1.7万元才把车开回来。”赵自宪说。
  2016年 11月的一天,赵自宪开另外一辆车在小屯路口下高速,曹克强带人追了10多公里,将赵自宪追上。他指使手下殴打赵自宪和乘务员付雪巧。
  2017年2月,赵自宪在郏县薛店镇十字路口被曹克强带人截住殴打。
  2017年3月,在万华山路口,曹克强带领20来辆车,截住了赵自宪,并将他塞进了车里带走,关押5个多小时,逼迫他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跑这趟线。
  据介绍,曹克强在郏县是家喻户晓的恶霸,黑白两道通吃,纠集十余名地痞无赖,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垄断、称霸郏县的客运、货运市场,强迫10余辆客运班车向他交保护费。对其他从事长途客运人员进行围堵、打骂、威胁,强抢路过郏县的外地客运车辆,逼迫他们退出长途客运市场、破坏正常的经营秩序,给他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张世强说,曹克强曾在公开场合扬言:“在郏县警 察都得听我的他们(指张世强等人)不是报案了吗?那就随便去报吧。看哪个警 察敢受理?惹恼了我,随便编个理由把报案的人全送监狱去……”事情进展正如曹克强所说,价值上百万的大巴客运班车被抢,至今下落不明,郏县警方竟以各种理由拒绝办案。
  恶霸曹克强带人大闹新闻单位。
  “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求助于新闻单位。”张世强说,他们将自己的遭遇及曹克强的恶性反映给了《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杂志社派记者到郏县实地采访,并于2017年7月21日以《路霸横行?郏县相关部门被指包庇》为题,对事件进行了报道,社会反响巨大。但是,郏县警方并没有以此对案件进行侦查。反而是,曹克强带人到北京大闹《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而郏县公安局面对舆论的压力,依然对曹克强的罪行不管不问,对受害人的报案依然不予立案侦查。
  综上所述,曹克强为了独霸郏县货运及长途客运市场,纠集黑恶势力,任意对其他客运、货运从业人员围堵、打骂、威胁,抢劫他人车辆,伤害他人身体,其行为已经触犯了抢劫罪、组织领导参加黑 社 会性质的组织罪、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寻衅滋事罪、车匪路霸的有关规定,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客运班车被抢,郏县警方始终推诿扯皮,迟迟不予立案侦办。郏县警方办案人员的不予作为和消极作为行为已经涉嫌严重渎职。”张世强等受害车主哭诉称:“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正式下发,《意见》明确指出解决‘村霸’和恶势力问题有关部门将出重拳预防和惩治。希望我们的遭遇能引起中纪委、中央政法委、最高检、公安部以及河南省相关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派员介入调查,尽快铲除曹克强等黑恶势力及其背后的保护伞,还当地百姓一片蓝天、一片净土。
文章上传:新闻号
文章纠错:(9:00--17:30)纠错交流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闻首发网>> 河南平顶山郏县:恶霸公然抢劫多辆车警方死活不立案(转载)
本站声明:
  本网未注明【新闻首发网讯】的作品,非本站原创,系由网友自助上传或转载、采编于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和看法,一切责任由发布者承担,与本站无关!转载本网作品应在法律准许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公平正义网”。违反本网规定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浏览发现文章有虚假、侵权、需纠错的请在工作时间内点击“文章纠错”旁的在线客服沟通纠错,其余时间没有客服在线,纠错请发邮件给客服,谢谢支持和理解!
本文标题:河南平顶山郏县:恶霸公然抢劫多辆车警方死活不立案(转载)
】【 打印 繁体】【投稿】 【 收藏】 【 推荐】【 举报】【 评论】 【 关闭】 【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公众人物莫做“白眼狼” 下一篇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平台镇政府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