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河北岗南镇楼子涧村南超家苗木园区内三个无名砂石厂在非法生产,缘何持续存在时日已久竟然“无人管?”
2018-08-07 18:52:51 来源:中华卫视作者: 浏览:6220 评论:0

河北岗南镇楼子涧村南超家苗木园区内三个无名砂石厂在非法生产,缘何持续存在时日已久竟然“无人管?”

中華新媒體信息網 2018-08-02
Aa

搜狗截图18年08月02日0815_1呃呃呃呃呃.png

   近日,又有群众举报河北省平山县岗南镇辖区内的滹沱河北岸楼子涧村和南石殿村西南一带,有人在非法采选沙子和粉碎石子,请媒体前往调查了解并曝光。
   2018731
汛期,本网采编起了个大早凌晨5点就赶到群众反映的区域寻找非法采挖生产砂石的地点。
   当采编沿s241省道路过平山县东回舍镇、大吾乡地界过滹沱河大桥时,滹沱河上及岸边被浓雾笼罩,看不见也听不到有机器的作业声。
   本网采编等了一段时间,6点左右当浓雾逐渐散去时,沿滹沱河桥北头河西岸步行查看,当走到大约200米左右时,听到有机器的破碎声,却看不到作业场地,滹沱河北岸都是被挖成的一个个大坑,汛期成了连片鱼塘的样子。


1.jpg
岗南镇、两河乡辖区的滹沱河北岸,到处是这样的水坑,群众说都是采砂所挖
   采编沿砂石河堤绿色围网走了一段,虽然机器声越来越响,还是由于浓雾和树木的遮挡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听声音方向靠西靠北,由于连片水坑的遮挡,采编只好返回开车沿S241省道又走了一段见路口向西土路行驶沿声音方向继续查找。刚到路口,发现一辆三轮车拉着一车东西出来,半路边上还停着一辆灰色小车。采编停车,等三轮车靠近发现装着石子,采编拦车询问,司机告诉采编里边砂石厂开着,一三轮车石子300元。


2.JPG


  采编就沿着三轮车说的方向一直向西向楼子涧村靠近,约行二里路程右侧,看到超家苗木园区门口,声音越来越大即将靠近并且来自园区门内,就进门查看,果然发现路西和路东有三个砂石筛选和破碎加工点。
3.JPG


4.jpg



5.JPG
5-1.JPG



5-2.JPG


5-4.jpg


 采编一边拍照或摄像沿着砂石加工地点转了转,据向当地在地边干农活的村民打听,村民说砂石加工点占的地方是楼子涧村的,位于村东南紧靠村边。村边河滩原来都是地,现在都被挖成大坑了,挖沙比种地值钱,但地都被毁了,没人恢复。当采编问及没人关注这个事情吗时,村民说,现在的事情很难说清,好像政策和形势也总在变,原来村南的滹沱河里前些年铁价高的时候,别说滹沱河里,岗南水库还都是选铁的船呢,这几年铁价下去了,人们开始大量挖沙,包括马疃村南都是挖沙选铁卖沙的一举两得,机器采砂的、选铁的遍地都是,比现在只剩这一两家壮观多了,你们可以去转转,岗南镇楼子涧和马疃村南都被挖变了,那些坑们都是挖沙、石子和选铁形成的,耕地逐年减少。


另据其他村民说,这里不管在河道或地里挖沙也好选铁也好,都是胆大的有关系的,在利益的驱使下,甚至村干部都参与,只要有钱有关系什么事情都好办了,什么违法不违法的,包括现在形势紧张了,法律也越来越严了,还不是一样的违法的事情照做,只不过比前一些年少一些隐蔽收敛一些罢了。现在哪里都是打黑除恶的宣传,不能说一点用也不管,胆大的还是有,保护伞官匪勾结的事情虽然老百姓没有事实证据可查,但凡有违法事情存在有利益可图,没有个把人在背后撑腰那能行?猜也能猜出来。如果都依法办事,都公平公道,哪能有这许多告状的上访百姓。(根据村民要求删除了采编现场的录音摄像,包括以下关于村民的谈话均是凭记忆编写)


还有村民透露,关注非法采砂的人们很多,媒体也不少,但现在的事情很奇怪,弄得都无法辨认真假了。一般老百姓也不能辨认媒体的真假,凡打听了解情况的拿照相机摄像机的都被当做记者看,百姓也实诚也从不看“记者”的证件,都如实讲话,随意发牢骚,说有许多“记者”都是来势凶猛结尾匆匆不见踪影,有曝光的却被官方认定为假媒体或假记者被官方“枪毙”,真正官方的电视台或报纸、官网却少见实在的负面报道。村民透露,有一家叫什么什么网络电视台的,曾报道过岗南这片毁地采砂的事情,却被河北省网信办定性为虚假报道。倒亏了这个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这里有人举报曝光的,否则,不知情的读者还真以为是造谣呢!现在这不明真相的还真不知道该相信谁,官方的也不一定真,小道消息也未必都是假的了。公信力在哪里呢?村民一脸疑问。


6.jpg



7.jpg



8.jpg


  在楼子涧村南边乡道两侧,本网采编看到上图竖立的《石家庄市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宣传栏》、《河北省省级河长信息公示牌》和《岗黄水库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楼子涧村南的砂石加工点就在岗黄水库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

     在采编的实地查看和了解中,只看到了楼子涧村南的砂石加工地点和成山的砂石料和运输车辆、小汽车等,并未见有机器采挖河沙或地沙的场面。

  上午9点以后,本网采编向平山县工商局、行政审批大厅、平山岗南工商分局了解砂石厂营业执照的情况,岗南工商分局长告诉采编:“楼子涧村南的几个沙石场应该是没有吧?在我们辖区内应该是有一两个,现在都停着呢!不是都不让开吗?”采编说起今天早上查看的情况见砂石厂开着时,岗南分局长又说,“这个情况可能有吧,我不太清楚。现在不是搞什么。。。双薪机制抽查吗,这个河道应该是归水利部门、乡镇、环保部门管,我们只负责营业执照的,肯定是不会给他们发的,就是没有证,因为这个是不允许的。可能历史的原因就是原来政策允许的时候发过那么一两个,但是现在什么状况,年报都是他们自己掌握,这个信息也不是太清楚。2016年以前办证由我们这里,现在归行政审批大厅了,也不允许办了,纵然有也是原来办的一两家,楼子涧那个应该是没有,如果有电的话我们可以查一下,但是今天分局这里没电没法查,到了明天了,我们查后回复你。河道那块儿,不是实行河长制吗,归他们管。”
   根据《河北省省级河长信息公示牌》公布电话,本网采编联系到村级河长张彦涛,跟他反映他们村南边下面的那几个砂石加工厂时,张书记(村级河长)说:“没有吧,住着来吧?”当采编告诉张河长采编早晨刚到哪里看过,有摄像和图片时,张河长问起,“你们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啊,一直没有开着吧?”当采编再次强调今天早晨我们刚去看过有视频和图片,并说你作为河长就在村里住着,老百姓都反映砂石厂一直开着,你这当村支书和河长是怎么当的,怎么会不知道呢?张河长(村支书)才说:“我下去看一下,你在县城了是吧?”采编告诉他是。当问张河长是否知道上级河长(镇党委书记、镇长、县委副书记)的联系方式时,他说不知道得查。
   编在想,所有问及的村民们都知道砂石厂在开着,并且晚上声音大嚷得村南边的村民都无法入眠了,作为最基层河长的村支书怎么会不知道呢?难道他不在村里住,居住偏远听不到,也不去查看,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呢?他有否听到村民的反映呢?正在这时,一个莫名电话打进来,说他是岗南的能否中午吃顿饭歇会儿,并说他姐是省电视台的。采编莫名其妙不知来路,对方电话里又说“没别的意思就是吃顿饭歇会儿。”采编说我也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了?对方电话里只是这个…这个的回答并说“没有必要那个干嘛啦!”(避而不答),又说“咱们交个朋友不就认识了?”采编问他是谁时,他说是楼子涧沙场那块儿的,问他是那一家时,他回答三家一回事都是朋友,接着就是哥长哥短的请求在一起歇会儿。当采编问询砂石厂情况时,他说没有采砂,把以前剩下的处理处理,没在河道里采砂。当采编问及他们所在地不属于河道吗,他回答原来园林区,他们所选石料是清理河道时买下来的。采编拒绝了见面,说是姓王的小伙子说他姐和采编是同行,要他姐回电话。采编刚挂断电话没一会儿,一个自称小吴帮忙的女的打来电话说是他哥哥的一个厂请求照顾一下别再追踪了……。采编说,群众反映挺强烈的,我们做不了主。
  随后采编又联系水利局,水利局执法大队长封(同音,不知是封还是冯)队长回复:“前一段时间给他们拆了又有人偷着弄的,砂石加工在河界外边,我们只管河界里边的,所以向乡里、土地、环保发函了,只我们一家去查不了,不在我们执法范围,准备联合去取缔他们呢。因为这里有别的事还没过去,我们和检察院也联系了,前一段时间政府刚组织取缔了,这几天又有人偷着弄呢!但这一段时间放着水,有也是前一段时间偷着挖的,以前有我们水利局也查过,公安局也抓过,都取缔了,现在又有反弹现象,准备跟政府说这个事呢。”并说,“欢迎媒体监督。”当采编问队长姓什么时只告诉采编姓封,当采编问到那个封时,水利局执法队长将电话仓促挂掉,没有答复。
  本网采编又联系岗南镇政府办公室,办公室值班人员说向领导汇报但并无回复。201881日上午,本网采编再次联系岗南镇政府办公室换了值班的接电话,还是说向领导汇报,依然没有做出答复。
    81
上午11点多,本网采编了解楼子涧村南超家苗木园区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地,到底属于谁监管,向平山县国土局了解情况,国土局只回答如果在坝内就属于水利局,并无做出明确答复,莫非平山县国土局不熟悉当地情况吗?


  下午327分,本网采编再次联系岗南镇办公室,办公室了告诉一个82865185的电话,本网采编致电询问楼子涧砂石厂的情况,82865185的电话回答说:“那个事情已经调查,已经准备强拆了!那是前一段强拆了的,又反弹了,下一步还得给他拆,老有人举报,我们已经给他发通知书了,他不拆就强拆。”说起三家机器的事情,电话里回答说,“三家可能是一回事,一个人租的场地。”说起砂厂存在多长时间,回答“这个没存在多长时间,因为这段时间我们事比较多,没有过多的去那边转,后来有人举报,据我们调查,也就是生产不过一星期的时间。前天我们发通知的时候,可能还有一家没弄起来,有两家已经能干了,我们告诉他们,你不拆的我们还是强拆!上次就是用铲车铲的。但是这个得先发通知书,他不拆我们就给他强拆,这不能上去就强拆还涉及到违法的事呢,咱不能执法犯法啊?”说起占地性质,答道“这个地的性质,它以前是河滩地,具体这个地的性质我还不太清楚,土地部门好像介入过,也罚过款,是耕地也是一般耕地。已经给他发通知书了,还有两天时间,他不拆就给他强拆。他这个刚拆了一个多月。”
  得知这个接电话的是岗南镇主管这块儿的领导,姓朱。据他电话里说,因为工作忙事情多,没在这块转就出了新闻。



  群众戏言,如果没有了“小偷”,公安局就可能失业;如果没有了匪徒,也就没有了官匪勾结;如果市场管理、国土、环保、水利、路政、交警等执法部门没有了“罚款任务”单位里就有可能有人发不了工资,都不违法了,还去罚谁的款?既然罚了款,又怎能不叫人家干?再比如,卖淫嫖娼在中国的法律上是非法甚至犯罪的,但卖淫嫖娼四处可见妇孺皆知,为什么禁不掉?是公安部门不知道吗?不是!是利益驱使的以罚代打造成的,如果发现一起,治罪一起,不罚款只判刑,看看还会有吗?这和其他领域的违法行为一样,他知道给点钱就没事了,就当交了管理费、保护费,反正有利可图,何乐而不为呢?其根本原因还是受利益驱使,因腐败所致,于是见怪不怪,监守自盗,狼看羊越看越光的事情就不足为奇了!没有了受贿的就没有了行贿的,这就和食物链一样,环环相扣,相互并存!


楼子涧砂石厂的持续存在有群众戏言的这个因素吗?


关于楼子涧一带的非法砂石厂的情况,本网继续关注。

内容上传:预防网
内容纠错:(9:00--17:30) 内容纠错 
转载请标明转自:新闻首发网>> 河北岗南镇楼子涧村南超家苗木园区内三个无名砂石厂在非法生产,缘何持续存在时日已久竟然“无人管?”
本站声明:
  本网未注明【新闻首发网讯】的作品,非本站原创,系由网友自助上传或转载、采编于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和看法,一切责任由发布者承担,与本站无关!转载本网作品应在法律准许范围内使用,并注明“转自:新闻首发网”。违反本网规定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浏览发现文章有虚假、侵权、需纠错的请在工作时间内点击“内容纠错”旁的在线客服沟通纠错,其余时间没有客服在线,纠错请发邮件给客服,谢谢支持和理解!
本文标题:河北岗南镇楼子涧村南超家苗木园区内三个无名砂石厂在非法生产,缘何持续存在时日已久竟然“无人管?”
】【 打印 繁体】【投稿】 【 收藏】 【 推荐】【 举报】【 评论】 【 关闭】 【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阳曾良驹告诉你:一招预防妇科病 下一篇让百姓共享能化基地建设成果,陕..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